福建省科技特派员让“濒危花”结出“富民果”


福建省科技特派员苏海兰与承天公司技术人员在育苗基地查看七叶一枝花种子出苗情况



福建省科技特派员苏海兰(左)带领农户一起进行七叶一枝花母株固定、护果


     科技日报记者 谢开飞

“这些年,我就专心做一件事:扎根闽北山区光泽县,带领当地农民种植稀缺药材七叶一枝花。”10月21日,在全国科技特派员制度推行20周年总结会议上,福建省科技特派员、省农科院农艺师苏海兰代表全国数十万科特派发言时说。

简单几句话的背后,是5年来的艰辛付出。2014年以来,苏海兰和该院中药材科技团队,以七叶一枝花为“媒”,来到闽北老区光泽县,与承天公司结缘,开出了一剂因地制宜的“良方”,让这朵“濒危之花”从几近灭绝到初步形成新产业,带动一方致富。

全身心投入“三农”事业

七叶一枝花是云南白药等80多种中成药的主要原料,具有止血、镇痛、抗炎作用。目前主要靠采集野生资源,只采不种,资源已近枯竭,在福建栽培技术和产业发展更是空白。

2014年,光泽县承天药业集团希望福建省农科院帮助发展七叶一枝花产业,带动农民致富。“我作为共产党员、科技特派员,面对社会所需、企业所求、农民所盼,理应主动承担这项任务。”眼前的她满脸轻松,但事实上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

不顾光泽县偏远,家中孩子年幼。苏海兰背上行囊,“抛下”家中两个年幼的女儿,领着一班技术人员,匆匆奔赴闽北山区。

初到光泽,苏海兰发现这里的问题比想象中更困难:在这里,很多农民因为没有种植技术,又购买不适宜品种,每亩损失了好几万元。如何有效的保护七叶一枝花资源?如何精准有效的带动周边农户?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里。

困难没有将她逼退。从2014年开始,苏海兰带领项目组成员,几乎走遍了全省各地深山老林了解七叶一枝花生长习性,多次到云南白药等基地取经,将实验室建在田间,加强七叶一枝花种子种苗繁育技术研究、创新,实施了超过300个田间试验。

“七叶一枝花从种子到药材采收要10年,漏一项试验,可能10年研究就白做了,所以我们不能有丝毫懈怠!”苏海兰感叹道。

种下致富新产业

包好头部、穿上雨鞋、拿着木棍;白天钻山林、进大棚,晚上整理总结、做实验……

日积月累一线实地观测,为开展七叶一枝花研究打下了坚实基础。在苏海兰的推动下,福建省农业科学院携手当地龙头企业承天集团,由其资助100万建设七叶一枝花良种繁育“母本园”。

功夫不负有心人。见到记者时,苏海兰激动地说,目前,七叶一枝花育苗从原来需要2年且只有5%出苗率,现在6个月,就可实现超60%出苗率。

“解决七叶一枝花‘水土不服’这个源头难题,产业才可能实现持续发展。”她说,今年9月27日,《七叶一枝花种苗繁育及栽培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通过成果评审,承天公司的七叶一枝花基地从15亩已扩建至6000多亩,经济效益预计将超过1.5亿元。

“在我看来,科技特派员并不是简单地提供技术援助,更应该是秉承人才和创新可持续发展理念,培养一批七叶一枝花种植生产一线的‘土专家’。”苏海兰说,单寄坪、肖凤友、杨水明等当地技术能人,从不认识七叶一枝花到现在已经熟练掌握其种植管理、培训农户等多项技能,实现了持续造血,让七叶一枝花产业在光泽县真正“站稳脚跟”。

让农民过上好日子

“苏老师,最近七叶一枝花又发现了问题,给您发一段视频,帮忙看看这是咋了?”“苏老师,叶子出现病斑,您知道是哪里出问题了吗?”……

点开苏海兰的微信,大多消息都是来自于她的“学生”。“我每年组织培训15次以上,每天接到农户电话或微信至少5个,全省七叶一枝花基地90%都和我有联系。”苏海兰满脸自豪。

“长期下乡虽然又苦又累,但只要能帮到企业、农民,我心里都是甜的。”苏海兰笑着说,科技特派员有责任、有义务发挥其驻扎“前线”的优势,手把手指导农民、培训农民,做给农民看,带着农民做。

目前,在苏海兰的指导下,七叶一枝花种植户每亩从种植900株增加到5000株左右,已带动农户共种植近1万亩。“七叶一枝花这稀缺名贵药材,将成为真正的致富之花。”苏海兰说。

“我特别荣幸能成为一名科技特派员,有机会实打实为光泽群众服务。一路走来,群众对我的工作高度认可和支持。我感到既是一份信任,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苏海兰说,未来,将不忘初心、加倍努力,让科技之花在八闽大地更美绽放!

加载更多>>
责任编辑:姜靖
专题 更多>>